• 贾玲扮“千颂伊”遭网友热议:放开“教授”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梦逝成殇天空,灰蒙蒙的,显现出了如同铅一样的深沉,天空,还不时地飘落下几滴雨丝,随着冷风拂面,丝丝清凉。四处一片朦胧,如同一幅淡淡的水墨画,在清风中飘摇,世界,也因此而变得虚幻了。不远处的树叶,却是翠绿、浅绿、深绿,散发出了浓郁的生机;近处的鲜花,却是紫红、殷红、深红,特显得妖艳。别样的组合,别样的韵味,别样的美。这样的景,虽然是诗情画意,却是不适远行,只能够坐在一旁,静静地观望,静静地欣赏,静静的品味。然而,这样的景致,品味久了,却是会品味出一丝落寞、一丝惆怅。柔弱的心情,承受不住那样沉重的天空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任天地阴霾,我心亦开怀。笑靥如鲜花灿烂,欣喜似泄洪难挡。心若有意,风雨无阻。整理好那些破碎的心情,压缩了那些伤感的思绪,把它们全部塞进抽屉。空出一个宽阔的心,去迎接那些美好的心情。一本薄书、一杯清茶、一首悠曲。思绪悠悠,踏过了几座春秋?一不小心,就回到了那些逝去的岁月里,回到了那些幼稚的童趣中。对于那些情景的盼望,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,只是内心由衷的期待。平淡如水的相聚,喧闹却是不喧嚣,疯狂却是不癫狂。那些合唱的歌声,虽然参差不齐,甚至是五音不全,但是我却会感觉到额外的悦耳,因为,那里面暗藏了很多颗我们的真心!那些掩埋在了心底的欢声笑语,似乎也在渐渐的显现出来了。就像是一个小孩对于棒棒糖的执著,我对于这样的生活却是特别的眷念。悠悠的,驰骋在记忆的海洋。真的不知道,这样悠闲的日子、这样安逸的日子、这样温馨的日子,是在什么时候,悄然离我而去的。漫漫人生长路,路上充满了孤独。路旁有花,却是不敢采摘,害怕那一双手被它刺伤了;路途有景,却是不敢观赏,害怕一颗心就此沦陷了。把自己包裹得紧紧的。除了自己,路上没有多余的行人,只有足够的、被岁月日夜堆叠的伤情、孤寂,随手都能拾起。遥远的红霞,红遍了半边天,美得绝顶,却也只能自赏着本身的虚幻,在孤独中寂寞,在彷徨中徘徊。这条路,太长、太孤寂!路上,布下了太多的荆棘。当那些古老的情趣,都变成了过往;当那些温馨的情景,都化作了遗憾;当那些轻狂的言语,都被岁月冲散。我们,只能站在一旁,默默品味着它的殇,为它愁肠。幼时,是倚靠在谁的胸膛?仰观星空斑斓。那时,又是哪一些人?在身旁笑言漫叹。而现在,早已不复当年模样!村口那颗古老的榕树下,埋葬了太多幼稚的憧憬与仰望,而我们,却是在扭曲的世界中成长。依旧是满星的天空,现在却是挂满了愁容。消逝的人群,寂灭的音影,残留的孤寂······现在的我们,一方面,承受着寂寞的折磨,另一方面,却又主动追求着寂寞;一方面,想要融入人群,另一方面,却又在可以的疏远。想要做什么又不敢去做,想要追求什么又不敢去追求,当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,只是以一个害怕受到伤害来安慰自己。虽然知道,这只不过是一个谎言罢了,却还是愿意自欺欺人。沉溺其中,无法自拔,在纠结中挣扎,荒唐的年华。一世孤寂一世殇,半生浮梦半生残。岁月易逝易搁浅,路途难行难清明。在那些醉生梦死的日子里,我们失去了太多,不可估计。浑浑噩噩地游荡在虚空,破碎了一个又一个梦。疲惫的身心,已然麻痹。路荒遗叹,饱览足迹没人懂。再回首,往事也随枫叶一片片落。一颗心,似乎走到了尽头,深叹情忧。逝去的,都变成了过往,留下的,都化成了残殇,在心头游荡。路过的,是喜悦的景?还是忧郁的景?剩下的,是喜悦的心情?还是忧郁的心情?一本薄书、一杯清茶、一首悠曲。慢慢地睡去。梦逝难留,人昨景非事事休漏船难渡陌路客,梦逝烟云去难留。镜中海市随风散,人昨景非事事休。——【古垒东边】时已初秋,思念的野草却还在我的心里疯长,丝毫没有衰败的迹象。莫名的爱上了轻叹的文字,但就算我用最真最痴的话语也难唤回已决然离去的你。那些沉在心底,不堪絮叨,不忍打捞的心事,终于经不住夜色的诱惑,轻轻地溢满了我的心扉,撑破了我的忍耐。多少次,在午夜里完全的卸下心的伪装,倾听自己内心絮絮的私语。我难受了吗?我不舍了吗?曾经以为你是我最贴心的知己,就算全世界人都离开我,你也不会离开我;曾经以为你是最懂我的红颜,只要我有什么不开心,你就会千方百计的逗我乐,盼我乐;曾经以为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,我的痛苦就是你的痛苦;曾经以为此生你会快快乐乐陪我一直聊到老的哪也去不了。默默地,一个人躲在秋天的寂寥里,淡看繁花落尽,麻木的神经似已牵不起我的一丝心痛。你说我是你的蓝颜,我说你是我的红颜,那些只有我才会当真的玩笑,你也只是把它当成了玩笑。迎面丝丝清心的秋风吹来,很惬意,却总涤不去我的三千烦忧;秋虫的声声婉鸣,很悦耳,可总唤不醒我的沉沉宿醉。(中国散文网www.sanwen.com)最怕你那令人生疼的眼眸和你那怎么藏也藏不住的情愁。总是不敢去你的空间,总是不敢听那首柔柔的泛着涩涩心痛心酸的背景音乐,却又忍不住想去、想听。总想知道你在读我那一篇篇凄美文字的时候,是否心颤过,流泪过。哦,知否?曾有一位青衣翩翩的男子,曾那么忘情地为你絮叨轻呻,为你滴墨成殇。愁字入笺,空悲画扇,凄字入韵,吟寂成诗。放任地让心韵肆意的流淌在午夜的指尖,只道秋晴总比夏灼好,哪知秋殇更比夏寥怅。不禁自问,是我的画扇不惯风花雪月,还是你的安枕难眠我的落寞?我独自沉醉在你所给的美丽孤独里,就这样莫名的做了你的俘虏。心里满满的全是你,我无助的漠视着这个薄凉的世界,是我的文字粘染了悲伤,还是我的心浸染了寂凉?谁能告诉我,是哪一天我的心绪被你在无意间打了死结?此结唯你可解。怅然的想着心事,聊赖的徘徊在你的心湖岸边,那耳边低低絮语的风声,可是你的轻声细诉?只愿化身为海,每天守着你那默默的离岛;只愿变身为浪,每天为你汹涌,为你怒吼,为你澎湃。曾多少次的问自己,缘份是一种什么东西?现今的你,又去了哪里?怎会把我的心也带的那么远,那么远?远的让我怎么回也回不了。浅秋,浓重的夜色慢慢地包裹了我的牵挂,可我并不甘于就范。今夜,就让我的思念洞穿时空,翻千山,涉万水,随那柔美的月光轻轻地泻在你的窗台,落在你的案旁,轻展你皱眉的额头。都说,一片柳叶可传情,一管芦笛能抒意。那遥远的一抹烟云,云淡风轻,却让我的心泉暗涌,几成透水。你反弹琵琶心孤寒,蓝调情动声声咽。你看破红尘梦一场,怀抱古筝碎相思;你字字心伤,句句违心,却硬是狠心恨转身。敢向明月借清辉,欲托清风寄相思。人人皆知汉宫之中有秋月,人人皆知霸王难别虞姬舞,人人皆知相如赋动文君当垆酒,人人皆知西出阳关无故人。可何人知道月中嫦娥泪涟涟?又有谁人知道六月炎炎我独寒?曾令我心动的风景,终,只是他人的风景。孤赏,落崖。落红逝水,愁满秋江。此岸,没有我的未来。彼岸,没有我的等待。依稀寂寥寒江上,一舟一笠,似等,若觅;似祈,若求;似雾,若梦……梦逝客回,我愿跟你去何地方时光悠悠,行走在岁月里的青春,不知不觉间,已是到了暮春的尽头。那些曾经得到的,失去的,都曾在心里有过震颤的停留。当夜风划过我刻满伤痕的记忆,最终是谁久居我心底最温柔的一隅呢?我知道,青春短暂,所以我不敢去挥霍。可是这短暂的光阴还是在岁月蹉跎成伤,时常都会这样,枕着繁华,梦入荒凉。活在记忆中的画卷,终归是浮云飘渺,远山虚幻。花开月徘徊,花落影零乱,周而复始的兴衰荣辱,年年岁岁的悲欢离合。一拨流水,一扇桃花。一念因,一念果。诗曰:风月无古今,情怀自浅深。谁念西风独自凉,拂了一身还满。我与你的相遇是兰舟误入的藕花深处,是无心探寻的溪行桃花,刹那相逢,转瞬别离,我是你掌心中无法穿越的沧海桑田,怨时间太浅,叹相见恨晚,我们都还来不及迎接今生的地久天长。隔花看你,恍如你就在那里,不远不近。想张开手,我想念你的怀抱,想念你的温暖。就只是这样想,因为我听见风声雨声。风说:是镜中花,雨说:是水中月。水月镜花的故事,早已知道结局。万丈红尘,百年风月,总不过是被不断重复的遇见和别离。所谓生生世世,不过是时光中的一个转瞬,温暖总是被一遍遍的扩散及留恋,哪怕它早已融入飞雪,化作春泥。余温,仅是一种自我的扶慰。每一个轮回里的荼蘼花事,都以隔着忘川遥向彼岸而告终。始终相信有这样一种情感的存在: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尽管,尽管耳边总还有另一个声音在轻轻地说:世间种种,终必成空。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落,终不能被岁月一一收藏,抚平。经年之前,一见倾心,经年之后,再顾断肠。遇见,终又错过。当有一天,或许是在某个意想不到的时刻再度相逢,那会是怎样的情形呢?是不是会忘了说当年是如何遇见以及如何别离,只有那些温暖的记忆,一会儿是掌中明月,一会儿是腮上烟霞。如果还有时间,说一说江河,说一说风景,说一说祝福的话语,然后在偶尔陷入沉默的时候,一声轻轻的叹息。只是,轻轻的一声,会不会就从眸中溢出满满的一江春水?有人问过我,总是做这样的梦么?关于桃花,关于流水,关于你的故事与结局,她我不知如何做答。你是我的烟雨江南,是我必须为你绽放的春天,至于绽放之后的凋零,以及凋零之后的辗转,那是秋天与秋风的事。是的,你只是我的春天,你只须负责繁华,我只负责绽放。一场花事终又荼蘼。当几番沉醉的夜终于醒来,旧梦如搭在时光弦上的角羽,只是睁开眼睫的瞬间便疾疾而去。至于去向哪里,落在何处,我,无须知;你,不必知。于喧嚣的灯火之外,独看一段细水长流,回眸处:小楼一夜秋风冷,花落闲池梦阑珊。回望我和你的爱情,那注定是一场梦。再美的梦境,梦醒了,就寻不见了。太过突然的相遇来不及拒绝,太过美好的相爱来不及坚强,所以,你爱不起,我攥不住,那些于万家灯火里闪耀的良辰美景,他们,终将一生辜负。以遗世独立行走江湖,也曾渴望过相濡以沫白首不离。可是,这尘世原本就是一个两两相忘的江湖,哪里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,哪里有什么能够地久天长?人生总不过是一朵花开的际遇,有人懂得,一季芳华,无人懂得,一地滂沱。天光为水云为墨,你是我留白生命中的一处走笔,淡入,又淡出。而那浓墨重彩的一段,早已力透纸背,洇染了余生苍白的日子。一支笔的毫尖,再纤细隽柔,又怎能明白一张宣纸被划过的疼痛呢?明月复照青苔,清泉流水依旧。茕茕复茕茕,回眸的一刻,想起一个叫安意如的女子说过:爱,是沧海遗珠。从一堆旧时衣衫中翻出了一些未曾来得及沧桑的淡淡时光。彼时那里沾染着我曾经的欢喜和有关美丽的梦想,此时仿佛是世外一梦,与我却再无关联。旧时衣衫,旧时风光,那些衣衫还明艳如初。而我,已从那堆明艳中走出,走进越来越深的素白巷陌,安心在你的流年里波澜不惊。怎能怪,错过年少时;如何怨,辜负了好时光?念一句:“新来瘦,非干病酒,不是悲秋”,叹一回:“生怕离怀别苦,多少事,欲说还休”。谁敢说你的一生就没有一个没来得及珍惜的人,没有一个没来得及完成的梦?谁敢说,你这一生都及时的给予和拥有,从没有错过和遗憾?会么?谁会有这样完满的一生?这场遇见恰逢其会,三千丈的冷暖,抵不上你指尖轻柔,于是,你一吻定情,我一念伤心。多少虚妄,多少繁华,都将一付尘烟,彼时于晨露中盛开的你,我该如何将你采集,我该用哪支笔来描绘?多想知道多年以前的以前,你是如何从我笔下逃脱,独自飘零。都说相约不如偶遇,相见不如怀念,红尘的路有万千条,偏这一次狭路相逢,是一眼定情,也是这一眼,注定了此生苍凉。若不是这场遇见,故事一定不会如此曲折,人生的开始和结束,都不会有如此多的离愁别苦。从陌上花开到陌上花落,从旭日初升到月落星沉,从红颜到白发,从从前到未来,如同落花时节的落花,花不落去,果就不结。秋来匆匆,冬去无踪。有的人来了,又走了。有的人来了,就不走了。时光没有尽头,所以,我只愿等待一个片断,一个花开或者花落的季节,让我们遇见和别离,享受那些流着泪的明媚华年。你可以牵着我的手,慢慢走过一段幽深静寂的路径,相互依偎在夜里,不惊动任何一只蝴蝶,不惊醒任何一个酣睡。那朵叫做彼岸的花,其实还有着更为好听的名字。白的如明月光,叫曼陀罗华;红的如炉中火,叫曼殊沙华。殊不知,如此美丽的花朵,绽放的却全是忧伤与回忆。“彼岸花,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叶永不相见。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”花开之时,只一团火红;花开无叶,叶生无花;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,独自彼岸路。其实,爱到荼蘼,你我终将会独自彼岸,穷尽繁华相念相惜。还是愿意为你,在遍尝悲喜历尽冷暖之后,以一笔春江泼墨人间,以江南烟雨湮没我们所经历的,你和我的故事。法度慈悲,终要感谢遇见。转身之后,所有的奔赴只为保持一种遗世独立的姿势。那是筑巢于旧时光里的一个声音,它就在身后吟唱:若教眼底无离恨,不信人间有白头。以烟火盛妆转身,奔赴一场荼蘼花事,寂寞飘过的夜,我捡拾旧梦,捡拾流光中你零散的影子。清风如昔,明月依旧。安年静世,锦绣浮华,早已乱了一池春色,醉了半壁江山。世界很大,人心很小,思念很浓,缘份很浅。你在我的世界里惊鸿一瞥,我的一生就被定格在你掠过的那一瞬间里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942896.html

    上一篇:盘点娱乐圈真总裁:吴奇隆深造 任泉被评会投资

    下一篇:韩星Rain不介意另一半整容渴望出演中国功夫片